当年离家的年轻人,你还好吗?

       几天前朋友发来一段视频,内容是一位长者慷慨激昂地说到:“每天能不能安排一两个小时,看看书,听听音乐搞点像人的活动可不可以?”看完视频,不自觉地笑了。笑完之后,心头竟有些小小的苦涩。

 

  什么时候,“像人的活动”变成一种奢求了?

 

  不知不觉,2019年就要过去。犹记姹紫嫣红春来俏,转眼寒风凛冽冬来到。

 

  有没有觉得,时间一年比一年过得快了?我们感慨着“回不去的发量”、“渐行渐远的老友”,“日新月异的城市”……然后猛然惊觉,自己再也不是当初的模样。

 

  我们都变了,这或许就体现在——年少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过懵懂时。

 

  前段时间偶然又听到《童年》,突然发现:啊!原来这首歌不是写给孩子,是写给“我们”的。

 

  我们的时间,到底是什么时候流逝的?

 

  “这一趟音乐的路,走得好辛苦。在东方与西方、传统与现代、严肃与通俗间,我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摸索过来的。因为前面没有踪迹可寻。”

 

  二十多岁的我们不问前路,不求结果,也要一鼓作气地往前冲。那份千金难买的热忱,那腔年少轻狂的热血,只为表达自己的“态度”,追寻一个梦。

  

  “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,有我童年时期最美的时光,那是我后来逃出的地方,也是我现在眼泪归去的地方。”

 

  而立之年的我们,离开家乡,离开父母养育我们的地方,拼命想要在那个霓虹闪烁的城市拥有自己的一盏灯。直到终于建立自己的小家,才发觉,那个小时候拼命想逃离的地方,已经成为了“回不去的家乡”。面对日复一日的沉重压力,终日忙碌拼搏的我们扪心自问:“到底有什么地方可以安放这颗疲惫的心?”

 

  多年以后,迈入不惑的我们经历了成长的阵痛,生活的苦楚,爱情的纠葛,生命的无常,沉重的责任,走过万水千山后终于懂得——似水流年,我们都变了。正如那首老歌唱的“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,改变了一个人”。

  

 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不再着急奔跑了,他们开始停下来思考了。

 

  中国人忙碌一生,年轻时也许为己为家,可到达一定阶段后,反而就丢掉了自己。想想知天命的我们在忙什么?忙儿女?忙子孙?我们为房子、车子、票子操劳了那么久,有多少时间在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,从来没做过的事?

 

  人的一生会有三个家。第一个家,是父母给我们的家;第二个家,是我们自己外出去追寻的那个家;第三个家,是自己成立的家。

 

  我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“家”,活了大半辈子,却妥协了。人往往越老越佛系,两手一摊,看时间慢慢消散。但偏偏有一些不愿妥协的人,他们从未停止前进的脚步,从未停止对自己的“更新”。

 

你有没有想过

不是时间流逝的快了

而是我们

更明白“它”的重要性了

 

  或许我们能用“一两个小时”的时间,送给自己一场《青春舞曲》,看看那个曾经在录音机、CD机、黑白电视机中出现,脱去“教父”、“标志”、“偶像”光环的,有血有肉的“老友”,品一品青春,读一读岁月,归来时亦能说一句,“青春无悔追梦人”。

 

从2019年的最后一天,

唱到2020年的第一天。

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回来了!

我们一起在合肥倒数新年!

你,来吗?

 

小程序

参与游戏,轻松得门票

还有机会获得习师套装哦

 

 

来源:徽商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

 

供应信息【推荐】